顶点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极品风流假太监 > 第2319章 我不平凡

第2319章 我不平凡(1 / 1)

推荐阅读:

“我知道,你中了阴符咒就不能生小孩儿了,但我就不信这个治不好!”萧辰道,“咱们回头去找上官龙图老爷子,让他亲自帮你瞧瞧,他老爷子不行的话就找燕婆婆,要不然就找张九指和我大爷,就不信没治了还!”

“嗯……那也不用的其实。”欧阳云秀忽然害羞起来,低下头,弯下白天鹅一般的脖颈。

“干嘛不用呀?你也说你喜欢小孩子的啊。”萧辰道。

“哎呀,人家是说不用了,姑姑她说我现在好像……好像……”欧阳云秀声若蚊蝇,“好像是可以了呢。”

“啊?有这种事?”萧辰大喜,“是哪个高人帮你的?”

“才不是什么高人,是坏人!”欧阳云秀嗔道,“说起来都怪你,害的我被姑姑笑!”

中了阴符咒的女子是也不能生育,除非她跟一个有五龙灵聚之身的男人相好,说白了就是萧辰强大阳气的加持……我这么说你们都懂了吧?

“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啊!”萧辰道。

“你也没问我呀。”欧阳云秀忽然的害羞,连脖子都红了。

“咱们是说生孩子,你害羞什么呀你?”萧辰道。

“你当然不羞了,你脸皮那么厚。”欧阳云秀道。

生孩子是没有好害羞的,但如何生孩子就是一件很害羞的事情了。

这里就还涉及到了一个专业的名词就也不好表述,提示一,是现代词语,提示二,是两个字,提示三……就也不能再提示了,懂的都懂。

“那我就不要脸了。”萧辰就要起身关门。

“不要呀,现在不行,我那个才刚刚走……”欧阳云秀拉着他的手轻声道。

“你你你!”萧辰大为失望。

“我我我,这也不怪我呀。”欧阳云秀嫣然一笑,忽然问了一个大煞风景的问题,“那个乌洛兰是不是要来呀?”

“嗯……”萧辰顿时就没有了兴致。

“我提她你就不高兴是不是?”欧阳云秀道。

“不是不高兴,是很尴尬。”萧辰道。

“你也知道尴尬呀你!”欧阳云秀道。

“云秀,其实我这个人吧,本来是不风流的。”萧辰叹了口气道,“我知道大家伙都不肯信,但这是真的呀。”

“我信呀,你继续说。”欧阳云秀双手托腮,目不转睛的瞧着他。

“你也知道,我在后世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学生,如果不是穿越到这个年代,那一辈子的生活也一定是平平淡淡的,毕业就工作,然后恋爱,然后娶妻生子,赡养双方父母,养育自己的孩子,一点一点的,就也老了。”

“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穿越过来了,于是我的生活就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……最初我是想着明哲保身,后来觉得就不如放纵起来,反正这也不过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,就算没玩好死了,无非游戏结束,梦醒时分。”

“其实就我那个身份,想要明哲保身也很难的,因为我是假太监,而且在我穿越之前,柳如云就已经知道了,我当时就想啊,反正这也会被她拿捏,就索性反客为主,豁出去了……你别笑,柳如云是美女,人家是少年。”

“然后就发现只要你能豁出去,其实很多难事就也不难了,于是我的胆子就越来越大,决定彻底放飞自我,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遇到什么事情都当机立断,快刀乱麻,反正就当是游戏闯关了,闯过去固然好,闯不过去就结束游戏。”

“稀里糊涂的就一路闯到了现在,虽然还没有通关,但玩的还蛮开心的,我刚穿越过来的时候,还觉得身上没有什么特殊技能,后来我发现,原来我自己就是技能!嘿嘿,跟你不客气的说,我发现我其实还蛮有本事的呢。”

“这个本事在我的那个年代屁用没有,但在这个年代或者说是游戏里,就能极大的发挥出来……就好像古代很多英雄豪杰,刘邦是个亭长,朱元璋是个和尚,刘备是个卖草鞋的,张良是个落魄公子,伊尹是个种田的,姜太公是个钓鱼的。”

“有一首词曰‘伊吕两衰翁,历遍穷通,一为钓叟一耕佣,若使当时身不遇,老了英雄,汤武偶相逢,风虎云龙,兴王只在谈笑中,直至如今千载后,谁与争功?其实我就有跟他们差不多的本事,但若非恰逢其时,也一样无所作为。”

“当然因为我是穿越过来的,所以这就等同是开挂……也就是作弊的意思,虽然开挂作弊,但我本身若没点本事的话,只怕也早就gameove

了,这话我一直藏在心里,跟胖子都没说,就怕他笑我……但我知道,他其实也都知道的。”

“再说柳如云,我起初跟她在一起就是胡闹,是本能也好,是放纵也罢,总之没有任何感情,或者说就是互相利用,只是后来……后来认识了南乔,南乔性子很好,也不因为我是太监就瞧不起我,跟她相处,如沐春风。”

“还有丹秋,我当初跟她其实是保持距离的,总感觉看不透这个女孩子,后来才知道她原来是奉了父亲的命进宫卧底,牺牲自己就是为了光复大汉……后来又知道了她原来就是我……也就是朱元启的未婚妻,觉得她好可怜呀,这才跟她亲近起来。”

“至于乌洛兰,说句心里话,当时我跟她亲近,就是想要利用她,因为当时燕云形势十分复杂,我必须要找一个可靠的盟友,而她就是最合适的人选,但后来她好像真的有点喜欢我,我也觉得她其实还蛮可爱的……”

“至于说任海棠,任天棠,我之所以跟她们……都是为了解除她们身上的阴符咒,可也没有其他任何意思,尤其是任海棠那个女人,我每次见到她,都感觉后背发凉……至于说云袖,也许你不信,但当时我真的是被迫的……”

“其实我想要说的是,假如我一开始就遇到了你,那我就绝对不会跟别的女孩子发生任何感情纠葛了,云秀,在我心里,早就当你是我老婆了,每次想你,都感觉心里温暖,平安喜乐。”

“可惜你先遇到了她们。”欧阳云秀悠悠的叹了口气,恨不相逢在那时。

但相逢就已经很好很好了,奢求太多,都是苦恼。

最新小说: 残爱妾妃 假太监: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: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: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: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